杀马特皇族公会和葬爱家族的恩怨

2020-03-21 10:29:11 作者: 与我灬无关 浏览: 114

杀马特皇族公会和葬爱家族的恩怨

就像周杰伦和蔡徐坤一样,虽然他们本质都是歌手,但却有着天差地别。

“杀马特”、“非主流”也是同理,虽然看起来有些相似,但我们真不是一类人。

“皇族公会”和“葬爱家族”是两个不同的群体,为了成员的荣誉和身份,我们早晚会有一战。

杀马特皇族公会和葬爱家族的恩怨

杀马特是个高贵群体?
大多数人对我们都存有偏见,认为杀马特是一群吃饱饭没事干的混子,打扮得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,简直比难民还要难民。
杀马特皇族公会和葬爱家族的恩怨

人不像人鬼不像鬼,这我们可以接受,毕竟不是所有人审美都在同一频道;

说我们比难民还要难民,这点也算认同,毕竟每个人的享受追求不在同一层面;

但如果要说我们是一群吃饱饭没事干的混子,那咱可就得跟你好好地掰扯掰扯了。

别看“杀马特”只是简单的三个字,但其实暗藏了不少深意在里面。

首先,杀马特是由英语单词Smart谐音演变而来,在美式英语中代表着聪明、灵活的意思。

但对英语有过深入研究的人都知道,学美式英语就只图一乐,论硬核还得看英式英语才行,因为在英式英语中,Smart还有“时髦”的意味。

经过如此解释,不知各位是否已经能看懂“杀马特”的深意?没有错,我们就是一群聪明、灵活而又时髦的人。


非主流是什么“辣鸡”?
总有人将我们和非主流混为一谈,认为杀马特和非主流就是同一个群体,甚至还将葬爱家族强行打成我们共同的标签,不能忍!
杀马特皇族公会和葬爱家族的恩怨

把头发弄得很怪?拍照比剪刀手再嘟嘟嘴?45°角仰望天空让悲伤逆流成河?

对不起,这些事我们都不屑去做。当然第一个例外,在发型这点上我们还是有一些共同语言的,但这并不能成为非主流的炫耀资本。

我一直相信一句话:当非主流遇上杀马特,他们若想要发展,就必然被吞并。如果非主流是当年时尚1.0的话,那杀马特就是时尚2.0。
杀马特皇族公会和葬爱家族的恩怨

非主流只存在于网络和QQ空间,而我们杀马特招摇过市,到了哪里都是Superstar。

“我们是电,我们是光,我们是唯一的神话”,S.H.E这首歌写给谁的,你以为呢?
杀马特皇族公会和葬爱家族的恩怨

反观非主流,光在音乐造诣上就输了一个档次,只敢拿着山寨手机循环“I miss You”,“I miss You,I miss You EveryDay 只想看看你的脸”,卑微!

杀马特皇族公会和葬爱家族的恩怨

皇族公会和葬爱家族有过爱?
这里问题直接回答有些难度,但听游娱论君讲完一个故事后,你们就会彻底明白了。尽管每每谈到这里,总会勾起我那段不愿回忆的悲伤往事,但要让大家不再误解,游娱论君只能义不容辞。

记得在08年的时候,经过一位老乡介绍,高级中学毕业的我,来到了东莞这个大城市。刚下火车的那一刻我就知道,这座城注定要多一个伤心人,只是没想到因此造成了两大家族的恩怨,让我至今都无法释怀……

到了东莞后,和朋友一起进了一家纺织厂,在这里我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女人。她叫小花,和我一样也是来自于某个无名村镇,和我一样她也有着对时尚的追求。

不知是情缘所致,还是上天有意安排,我们在同一条流水线,她坐5号而我坐20号。日久生情这话说得一点没错,经过半个月的磨合协作,我们之间变得越来越微妙,传递信息都不用说话,一个笑容一个手势都能暗送秋波。
杀马特皇族公会和葬爱家族的恩怨

就这样我们恋爱了,小花告诉我晚上会有一个惊喜,让我等着!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下班,但小花的惊喜却一直没有兑现,直到我们一起去了网吧。第一次进网吧的我果然又惊又喜,看所有东西都那么新鲜,大家都玩着一款叫《劲舞团》的游戏。

杀马特皇族公会和葬爱家族的恩怨

玩这游戏的人大多都是帅哥美女,而且游戏角色也美得不可方物,他们按键盘噼里啪啦的声音,就如同交响乐协奏一般。但我没有想到,这款游戏将是我未来的痛苦之源,也没想到会因为它而跟小花成为敌人。

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,而是我加入了皇族公会,她却做了葬爱家族成员。皇族公会是杀马特的天堂,而葬爱家族却只容纳非主流,两大家族矛盾一触即发。

虽然那时的我们表面看起来潮流时尚,但其实骨子里却依旧是传统的人,我们相信门当户对是所有感情的基础,高贵的杀马特绝不允许和“辣鸡”的非主流谈恋爱。
杀马特皇族公会和葬爱家族的恩怨

但两大家族如今只剩下恨了?
在公会会长的威逼利诱之下,我不得已断了与小花的联系,还说了一些让她难受的话:缯经,你4莪蓶辷啲丗堺 ,现恠,你4莪蓶辷啲痛楛。

自我发出这句话以后,小花就没再回过我,而她家族的大姐头却回了一句:◇◆ヽ如果1段愛,沵如此罘懂珍惜,那么_请沵放手。
杀马特皇族公会和葬爱家族的恩怨

和我一样,皇族公会其余几名兄弟也经历了这场情劫,顶受不住这种压力的人只能默默退出。看着公会一天天萧条下去,两大家族也没有了往日的生气,葬爱族长和皇族会长有过多次谈判,但终究都是不欢而散。

后来我才知道,葬爱家族还向我们皇族公会发出挑战,只要我们皇族公会的人敢开房间,他们见一次就要踩一次,直到现在这场大战都还没有结束。

时隔多年,已没人再谈当年的爱恨情仇,《劲舞团》也不复当年荣光,但我们杀马特会永远存在。只要隔壁狂少还在一天,他就不会忘记叫我:晚上8点村口集合,自带水泥不见不散!

比起满是网红流量炒作的现在,我更怀念当年的杀马特时光,不怕我们的娱乐方式被人嘲笑,就怕连娱乐都是别人在决定。杀马特兄弟姐妹们复出吧,2019咱们继续走红!!!

评论
本文作者 阅读排行 文章推荐

首页
最新
投稿
精选
我的